<video id="rqcda"><ins id="rqcda"></ins></video>
      <wbr id="rqcda"></wbr>
    1. <video id="rqcda"><ins id="rqcda"></ins></video>
      1. <video id="rqcda"><ins id="rqcda"></ins></video>
          歡迎來到潮睿專利官方網站! 專業機構、專注專利服務

          汕頭市潮睿專利事務有限公司 SHANTOU CHAORUI PATENT AGENCY CO.,LTD

             服務熱線   (0754)88985533

          熱門關鍵詞:潮睿專利專業網站

          聯系我們
          聯系電話:(0754)88985533

          聯系郵箱:zhuanli@chaorui.com

          聯系傳真:(0754)88421632

          公司網址:http://www.jtmeds.com

          總部地址:廣東省汕頭市龍湖區高新區科技東路智造云谷1號樓4層1405~1406

          專利知識 專利服務熱線:0754-88985533 我們恭迎您的來電!

          您當前的位置: 首 頁>專利知識

          權利要求的解釋(中)

          作者:  來源:智產通  發表時間:2019/12/6 16:26:51   瀏覽:

          在我國,一件專利可能會經歷授權(申請)、確權(無效)和侵權(民事訴訟)三個階段,在不同的階段,權利要求的解釋是否要遵循一致的標準?看起來似乎答案應該是肯定的。一個樸素的想法是,如果作為保護范圍的權利要求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的解釋,那么權利人豈不是會具有一個保護范圍不斷變化的權利?


          然而,隨著對專利法認識的不斷深入,上述樸素的想法已經在實務中被否定。雖然沒有明確的法律規定,但是最高院通過一系列的判例認為在不同階段,對于權利要求的解釋方式是不一樣的。具體而言,在專利的授權、確權階段,權利要求的用語的解釋一般應理解為相關技術領域的通常的含義,而非閱讀說明書和幅圖后刻意理解的含義(外部證據優于內部證據)。而在專利的侵權階段,權利要求的用語的解釋要優先適用說明書、附圖、其他權利要求以及審查歷史來確定其含義(內部證據優于外部證據,參見《專利侵權解釋一》第3條)。雖然等同侵權某種程度上擴張了權利要求的范圍,但等同侵權的判斷是在被控技術方案未落入進行了解釋后的權利要求范圍(不構成字面侵權)之后進行的,不能認為屬于權利要求解釋的范疇。


          專利的授權、確權階段的權利要求的解釋類似于美國的******合理解釋(broadest reasonable interpretation)原則,一方面,權利要求用語的解釋應該是“******”的解釋,不能加入任何限制;而另一方面,該解釋必須是“合理”的解釋。比如“一種包括上面、下面、左面、右面、前面、后面的六面體”,雖然其中的“包括”是開放式限定,但是根據“******合理解釋”原則,該六面體應該被解釋為只能包括六個面,而不能包括七個或以上的面。


          為何不同階段的權利要求解釋方式不同?


          這是由于專利的授權、確權階段以及專利的侵權階段各自所具有不同的特點決定的。在專利的授權、確權階段,爭議焦點在于專利申請/專利權是否應該被授權,在此期間,申請人/權利人可以對專利文件進行修改。而在專利的侵權階段,爭議焦點在于被控侵權方案是否落入專利權的范圍,在此期間,權利人不能修改專利文件。


          以如下專利為例:其說明書中記載了金屬“鎳”,并且記載了該發明的目的在于使得材料不會被腐蝕,同時,在該專利的權利要求1中,將“鎳”上位為“金屬”。


          例如在確權(無效)階段,無效請求人提出記載有“鐵”的證據,以否定該專利的新穎性。此時,根據******合理解釋原則,專利權的獨立權利要求中記載的“金屬”應該被解釋為其字面意思,即,任意金屬。因此,證據破壞了權利要求1的新穎性。但此時權利人可以將其他權利要求中記載的“鎳”(若有)并入到權利要求1中,以克服新穎性的問題。


          另一方面,在侵權階段,被控侵權產品使用的金屬是“鐵”。雖然字面上落入權利要求的保護范圍,但獨立權利要求記載的“金屬”實質上沒有得到說明書的支持,概括的范圍太大。因為該發明的目的在于不會使材料腐蝕,而鐵是會腐蝕的,被控侵權產品的“鐵”不能夠實現本發明的目的。由于審理侵權的法院不能直接審理專利權的效力問題,在推定權利要求有效的前提下,法院應該將權利要求中的“金屬”限縮性解釋為“不會腐蝕的金屬”、甚至是“鎳”,并且判定上述被控侵權產品不侵權。


          上述的例子只是一個概括性的示例,實際情況要復雜得多。在訴訟階段,如何說服法官采納有利于己方的權利要求的解釋方式,是雙方代理人都需要思考的問題。


          上述不同的解釋方式在功能性限定方面表現得更明顯。


          《專利審查指南》的II-II-3.2.1關于功能性限定的規定:

          對于權利要求中所包含的功能性限定的技術特征,應當理解為覆蓋了所有能夠實現所述功能的實施方式。


          而《專利侵權解釋一》第4條對于功能性限定的規定為:

          對于權利要求中以功能或者效果表述的技術特征,人民法院應當結合說明書和附圖描述的該功能或者效果的具體實施方式及其等同的實施方式,確定該技術特征的內容。


          前者是根據******合理解釋原則,將功能性限定理解為所有能夠實現該功能的方式;而后者是根據限縮解釋原則,將功能性限定理解為說明書描述的實現該功能的方式及其等同方式。二者的解釋方式和解釋結果是不同的。


          最后參看最高院的一個案例:(2014)行提字第17號。


          李曉樂針對名為“電流互感器”的發明專利提起無效,認為其不具有創造性。專利說明書中記載了該發明相對于現有技術的改進在于:光纖端面鍍有反射膜作為反射面,而不再粘貼反射鏡作為反射體。但權利要求1僅僅記載了“全光纖電流互感器”,而沒有記載“反射膜”相關的特征,權利要求10記載了“反射膜”相關的特征。在證據的說明書中記載了“光纖端部的鏡子作為反射體”。


          爭議焦點在于如何理解權利要求1記載的、作為與證據的區別點的“全光纖電流互感器”。


          復審委:將權利要求1的“全光纖”根據說明書解釋為“端面鍍有反射膜”,該特征相對于對比文件1具有新穎性;且沒有證據證明該特征是公知常識,權利要求1具有創造性。


          一審法院:全光纖電流互感器的通常含義是:光傳輸部分和感應部分都使用光纖作為敏感元件,對比文件1公開的也是全光纖電流互感器。復審委認定有誤。


          二審法院:雖然只是在權利要求10記載了光纖端面鍍有反射膜作為反射體,但根據說明書的記載,權利要求1的全光纖應該是使用鏡子以外的其他反射體進行反射的全光纖結構,因此與對比文件1不同。認同了復審委的論點。


          最高院:二審法院在解釋“全光纖電流互感器”時,引入了從屬權利要求的特征和說明書的內容進行限縮,適用法律錯誤。撤銷復審委的決定。


          作者:鄧超  法學博士   公號IP法


          文章地址:http://www.jtmeds.com/Show/?Cid=60

          黄色小说视频网站_亚洲无码黄色电影_少妇激情艳情综合小视频_免费毛儿一区二区十八岁
          <video id="rqcda"><ins id="rqcda"></ins></video>
            <wbr id="rqcda"></wbr>
          1. <video id="rqcda"><ins id="rqcda"></ins></video>
            1. <video id="rqcda"><ins id="rqcda"></ins></video>